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今日书单推荐:《陶庵梦忆》

[复制链接]
围巾兔 发表于 2019-7-9 15: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同样是一个令很多人熟悉的话,现在的人说来都是用来表达自己不被理解的忧愁和情感,其实最早它是来自《诗经·王风·黍离》的。
说起《黍离》,则必然要提起所谓的“黍离之悲”了,黍离之悲并不是一般的悲伤可以比拟,那是对国家残破,今不如昔的哀叹,更可以说是国破家亡之痛。那么再看这句话,便可以读出那一种冲天的悲声,就像亡国的遗民,走在似曾相识的地方,然后想起自己记忆中的故国,因而不禁悲从中来,仰天长叹,大呼“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想要解读《诗经》,便要弄懂一件事,那就是《诗经》的诗篇是要根据它的历史背景和所属之地来看的。“王风”便顾名思义,就是在周天子之地的诗篇。《诗经》产生的时代是东周列国的时代,彼时周天子东迁洛邑,又因伐郑失利之事导致周天子权威一落千丈,众诸侯不再听命,更不再尊敬周天子,曾经的王城之民自然而然不复当初周天子之民的荣耀。随着镐京被毁,周天子东迁,想必大批臣民的迁徙亦是可料之事,然而对于这批臣民来说,这绝不仅仅是离乡那么简单。虽然国号依旧是“周”,周天子依旧称为“天子”,然而明眼人都知道,曾经那个“西周”再也不会回来了,对于他们而言,纵然都是周朝,都是周天子,他们却依旧给自己的心里加上了“遗民”二字,自然而然的,当路过洛邑城的田野,便会想到自己曾经的“镐京”,那么国破家亡的悲伤,接踵而至。
不过说起“国破家亡”,恐怕这个人是应该提一提的,那就是亡国之君,南唐后主李煜了。他的经历不必多说,而他的词的风格变化便更让你直观地感受到那种国破家亡的人生剧变带来的影响。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他的国没有了,而自己也被幽禁在小楼上,他多么想念曾经的美好,曾经自己花鸟,诗词一般美好的国度,那种与丝竹为伴,与墨香与美人一同的闲适的时光,一去不返。啊,天上的月亮如钩,看到了月亮,不仅仅是想起了家乡,更想起的是故国,曾经我也是在故国的这样的月亮下,赏着花,伴着周后,一同遨游吟诗……
他最终也因为自己的词,被赐了“御酒”,他知道这“御酒”的含义,他知道是时候了,他曾经的故国,那由诗词,花鸟,音乐,美人堆砌的美妙国度在等候着他去相聚。是啊,这现实的阴谋与丑恶留不住美好的东西,这在宋军围在金陵城下时已经足够明白,那么,便饮了这酒,去乘风寻找自己的美好吧,去和自己日思夜想的故国相聚,不再感受着国破家亡的“黍离之悲”!
所以,张岱在写《陶庵梦忆》时的心迹便大概可以由此明了了。他落笔时的笔触就像这周朝遗民悲声哀放的《黍离》,或是小楼上面对如钩的月亮时的相吟那般,他怀念他的故国,带给他闲适的美好时光的故国,他心中那完美的故国,只是,那故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所以,他要去写,去回忆,即使映衬的现在的他有多么悲伤,多么凄凉,至少在写的时候,在回想的时候,他在苦涩的眼泪中,还是夹杂着还留存的曾经发自内心的欢乐与闲适的笑容。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明天后天以及大后天的苟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

Powered by NCQNWH © 2003-2019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P备130052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