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

标题: 星空 [打印本页]

作者: 围巾兔    时间: 2019-7-10 11:21
标题: 星空
“小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山上,爷爷常常跟我说:‘只要抬头望着星空,世界就会变得好大好大’”这是至今依旧埋藏在我心底的一句话,每当感到孤单时,便会想要去看星空;当想到去抬头看看星空时,这句话,便不由自主地在我脑海中响起,然后进入到心中最柔软,最易触动的地方,拨动着我的心弦。
然后,某一种别样的情愫,便以星空为媒介,缓缓地油然而生。

立夏过后的天,悄然地渐渐热了起来,很容易想象得到,再过一两个月后,洛阳会热到什么程度。想想大学以后,在不远的孟州捱过两度的炎热的夏天,那么这比南昌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炎热将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挑战呢?
日常的下班,回房间,做完了学会的事情,然后看看时候尚早,便打开了自己码字写小说的页面……似乎是陷入了某一种循环往复之中?
心中有了这个问题以后,敲字的手指便怎么也无法继续敲下去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的生活又一次陷入了某种我很不喜欢的刻板的规律之中,而我像拧好发条,设定好程序一般地按部就班做到点该做的事情。虽不至于精确到秒,但大概什么时候做什么,却像一个带日程表的时钟一般。尽管我循环往复中做的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并乐在其中没错,但陷入规律的重复,仍然在我打好干劲的开心去做时,埋藏了一丝枯燥,无聊和疲惫。
今天的我,便是感觉到了某种深切的危机感,因为不知怎么的,我的疲惫感竟然像潮水一般滚滚涌来。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回忆起了曾经在学校时,每当倍感疲惫无力的压抑喘不过气的时候,我会从宿舍下楼来,在校园中散步,排解自己的烦闷。当路边微黄的灯光照在我的身后,将我长长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时,我盯着自己的影子,一步步地向前走。没有方向,仅仅是跟着自己的随心的心情去走。夜色如水,孤独的自己在孤独的灯光下,随脚步摇曳着孤独的影子,那一瞬间,便开始渐渐感觉到了安宁。
有时,为了更好地冲淡自己不适的心情,我会习惯的打开手机,插上耳机,随机播放高中以来的歌单里所有给人安静的音乐。当轻缓熟悉或是轻柔安静地旋律悄然流淌到自己的心田时,就像一阵春雨落在大地之中一般,既是在治愈,又给了我回味曾经记忆里那些时光的机会。
“你就是我的小星星,挂在那天上放光明。”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还在庐阳,一缕青丝一生珍藏。”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走到我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乘一叶扁舟入景随风,望江畔渔火;丝竹声悠悠教人忘忧,若南柯一梦。”
“独揽月下萤火,照亮一纸寂寞,回忆那些什么,你说的爱我;花开后花又落,轮回也没结果,苔上雪告诉我,你没归来过。”
我不禁由此回忆起中学时,陪伴我作业的这些夜色下的安静的歌。大概正是因为它们,我才感觉其实中学的作业也不是那么枯燥的事情,甚至现在,我竟然在怀念着它。也许是因为比起现在,我更喜欢中学时那些曾经的时光,抑或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更愿意自己一直停留在还在中学读书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不会像现在一般总是陷入烦恼,我宁愿去面对中学时那些作业,至少对教材和作业的抱怨或者紧张它能否完成,让我感受到一种苦累中的幸福和欢乐。唉,又或许这还有我内心中已经告别了开心与幸福感的缘故吧。无论如何也难以感到真正的满足与幸福时,才会去一直怀念自己还能感受到幸福与满足的时候。
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几年前曾经看过的电影《星空》,那梵高的《星空》连着孤独的少女和少年,两个仿佛并不属于热闹的城市中的人儿,在压抑不住的对于美好与宁静的喜悦的渴望下,相携踏上了去往乡下的女孩爷爷家的路。而在这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旅途中,山中夜晚的宁静,萤火与星空梦幻般的美好,他们心灵中所希望的冲淡孤独的欣喜,似乎被他们找到……

怀着复杂的心绪,我下了楼。
城中村的环境有些嘈杂,和我曾经的校园大不一样,我的心情便难以平静下来。习惯性地看看夜空,除了那悬在天空的月牙以外,却看不到什么星星。
于是我的内心,禁不住地有了失神的感觉,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儿时家乡的夜空应该是满天繁星才对。毕竟,那漫天如同萤火闪动的星空,是我在家乡的庭院中,晚上最喜欢看的。陪着乘凉的爷爷奶奶,轻轻地诵读印象中学过的启蒙的课文,想象着星星好像调皮的孩子一般眨眼……
再望望那空空如也的夜空,大概在城市中真的是难以见到了满天繁星,是不是因为城市夜晚中尤其是繁华的商业街里亮如白昼的霓虹灯与沉浸在夜生活无暇抬头的人们,因而也瞬间感觉到这里似乎不需要自己呢?
于是怀着这一份落寞,夜空长叹一声,收起了那漫天的星辉。反正在灯红酒绿,节奏越来越快的繁华生活下,不会再有人会想到停一停脚步,去欣赏一下这般美好,然后轻轻闭上眼睛,缓缓地体悟,回味一下曾经能看到星空时的那般时光静好,那她又何必去多此一举,毫无意义地展现无人问津的美丽呢?
不过这样一来,真心想要看到她,需要着她的人们,却也就这样,陷入了同样的落寞吧!尽管这样的人也许并不多。
那么,她带着那漫天的星辉去了哪里呢?

记得那是2015年的夏天,我在江西骑行过四十多天以后,便回到了家乡,既是因为旅途劳累的休憩,又是整理一番自己一路以来的感触。
只是那一次回到家乡,我是久别重回,自2005年初离开儿时生活的家乡老宅去了格尔木念书开始,十年有余的时间,我都没有再回去过。而那一次,是我十年多之后,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乡。
我自然也骑着车,拜访了自己儿时的乡下,那时隔多年已经变得陌生的道路,那与儿时印象中大小完全对不上号的村子,冲淡了我好不容易归乡的喜悦。那一刻,我仿佛失去了故乡一般。只是,我不希望自己儿时印象中美好的一切都被时光在冷笑中无情抹去,于是我想到了星空。
我去到了村子的三老姑家,令我意外的是,我的样貌其实很难再辨认出小时候的痕迹,但我到那里时,三老姑竟然一下认出了我,在叫出了我的小名,问我是不是的时候,我脑袋里所有的疑虑全都消失。
夜晚,我登上小时候记忆里三老姑家专门用来乘凉或晒衣服谷物的屋顶。环顾着已经夜深人静的村子,然后坐在边缘的台子上,抬头向夜空中望去。果然与城市中不同-------漫天的星辉映入了我的眼帘。我呆呆地望着那璀璨的夜空,眼眶湿润却又久违的咧嘴笑了出来,如果有人在旁边看到,一定会认为我失心疯了!但那一刻我那抑制不住的某种感触,直到现在我都还是实实在在铭记于心的。
“星星眨着眼,月儿画问号,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彩虹来架桥……”年少印象里的星空重新看到,自然而然地也唤醒了我年少时最怀念的有关记忆。那时我和村里小伙伴们晚上放学以后,最喜欢做的就是看电视,看那些至今怀念无比的动画,如今还能记得的,便是《四驱兄弟》《西游记》还有印象最深刻的《蓝猫淘气三千问》了。
于是,随着儿时那欢快的旋律不由自主地轻轻哼起,满天的繁星也仿佛开始调皮了起来,开始像呼吸的节奏一般,一闪一闪地闪动,像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又像正在讲故事的可爱的孩子,那闪着光的大眼睛,带着笑意一眨一眨,就在我的眼前,还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
等等,眼前?真真切切的笑声?我回过神来,原来是三老姑的小孙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悄爬了上来,还好奇地盯着我看,然后感到有趣一般地轻笑着。
“哥哥,你看什么呢?这么入迷,还傻笑了。”
“我在看星星啊。”
“我以为只有我们才会看的,那些叔叔们还有我哥哥都没见看过的。”
“因为我像你这么大时,太喜欢了,城市中又难以见到,就想念了。”
“哦……”
“你会明白的,要不要给你讲个故事呢?”
“好呀好呀,哥哥,没想到你还会讲故事呢!”
“小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山上,爷爷常常跟我说:‘只要抬头望着星空,世界就会变得好大好大……’”






欢迎光临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 (http://ncqnwh.41.youdnser.com/) Powered by Discuz! DISCUZ_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