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雨中寻访西湖

时间:2016年10月2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三月,来到杭州,住在浙江工商大学招待所。早晨,从阳台上望出去,路边飘过几把雨伞,地面湿漉漉的。这雨从昨天就在下,没想到今天还是没完没了。雨给出行带来了诸多不便,却也把这个世界冲洗的洁净了。房内空间太狭小,很想出去走走。在床上展开一张杭州地图,寻找一个要去的地方,看来看去,最醒目的景点仍然是西湖,于是决定再去西湖看看。

上次去西湖是在八月份,乘一辆出租车,很快就被载到了湖边,总觉得西湖来之太易;也许是路上游玩了太多景点,已经造成审美疲劳,从苏堤走到白堤,除了水面上几座郁郁葱葱的小岛和一些大大小小的船只,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这次去西湖,我打算乘坐公交车,一是路费便宜,二来可以让节奏慢下来。查阅地图和一本当地交通小手册,得知我住的地方位于西湖东边几十公里的下沙区,靠近钱塘江,而此处并没有直达西湖的公交车,仔细寻找,终于确定出一条路线,途中需要转车,还需要步行,虽然有些周折,却能够让我在一种陌生的环境中体验到一种寻找的乐趣。

举一把雨伞出门,小心避开人行道上的积水,很快辨清眼前这条又宽又直的路是东西方向,路边的高楼和绿树变换着角度反复看过几次之后,渐渐不再陌生。于是想到,初到一个地方,要想尽快熟悉环境,最好的办法就是步行。步行可以在慢节奏中让心安静下来,这样才有机会随心所欲的与周围的景物进行多方位的交流,而眼前的细雨又把这种交流带进了湿润而清新的境界。

路上行人不多,都是些大学生。打听了几个人,步行了几条街。雨时大时小,风时缓时急,终于找到了车站。候车亭里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快走几步加入其中,雨伞垂下,水滴滑落,发现鞋子、裤腿和一边的臂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透,浸着几分凉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上了公交车,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车在雨中走走停停,时快时慢。车上大部分是年轻人,都安安静静坐着,有的看书,有的带着耳机听歌曲,有的两眼盯着手机上网,每人一把雨伞,都放在脚边,漫出一摊水迹。我不停地往车窗外面看,玻璃上蒙着一层雾汽,只能看到沿途一些模模糊糊的建筑物,而西湖了无踪迹。

在武林广场下车后,本来是要先转车去浙大附中,再步行去西湖的。可是却找不到去浙大附中的公交车。打听了几个人,都说不清楚。见路口那儿站着一位交警,跑过去询问,交警得知我非本地人,要去西湖游玩,马上建议我坐出租车,方便快捷。我却不想改变初衷,怅然走到路边,又从背包里找出那张杭州地图查看,很快确定自己的位置是在西湖的东北方向,离西湖已经不远,只因为高耸的楼房挡住了视线,才导致不知西湖藏身于何处。

我决定步行前往。

从地图上找到一条最近的路线,按图索路,穿过车流人流,向西寻找而去,走到一个路口,再向南沿着武林路一直向前寻找。每到一个路口,总会产生些疑惑,拿出地图查看,地图被雨水淋得渐渐有些湿软,边角有些磨损,我小心呵护,唯恐上面那些小米一样的点和头发丝一般的线会变得模糊不清。从一个叫“六公园”的地方再向西拐,远远看到高楼之间有一片树林,一直走进去,穿过林间小径,前面出现一座小楼,转过小楼,一片广阔的水域出现在眼前。

西湖到了。

雨停了,而探到湖面的柳叶还在不停地滴水。眼前的湖水微微荡漾,温柔而丰盈,恬静而雅致;远处白雾蒙蒙,小岛和游船若隐若现。沿着湖岸缓步前行。前面一群游客正围着一组塑像拍照,上前细看,中间一位清瘦官员,一位慈祥老者,都双手合拢,相互施礼,官员后面是一个脖子粗、肚子鼓、牵着马的粗壮仆人,老者后面有一壮年双手捧碗,还有一小孩双手提壶,原来是白居易离任杭州时百姓送行的场景。我从小喜欢白居易,他的诗歌浅切质朴,明白晓畅,据说每写成一篇,一定会让家中一位老婆婆读,如果老婆婆理解,才会记录下来;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期间,重修六井,改善居民用水条件,加高堤坝,利用西湖水灌溉农田,深受杭州人民戴。我面对白居易的塑像双手合拢,深施一礼。

前面就是白堤。上次游西湖是从苏堤走到白堤,这次要反其道而行之了。

走上断桥,雨又淅淅沥沥下起来。脚下石头缝里碧绿的小草连成细细的长线,头顶垂下的柳枝上已经长出小小的苞芽。迎面走来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情不自禁唱起来:啊啊啊,啊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哎,春雨如酒柳如烟哎。眉皱眼眯,神情陶醉。我看过《新白娘子传奇》,对冗长的故事情节兴趣不大,对片尾曲《渡情》却深深喜爱。

孤山,一座小丘而已,因为紧靠西湖,就显得非同寻常,数位皇帝曾在此大兴土木。我是沿着一侧的台阶走上去的,怪树,巨石,门洞,崖刻,水池,凉亭,古塔,一切都是那么精巧雅致,毕竟这里曾经显赫过,如今虽然回到了寻常百姓中间,却依然气度不凡。向下经过几个错落有致的院落,从一个小门走出来,回头一看,门上方有四个字:西泠印社。脑海里出现一群艺术大师的身影,温文尔雅,鹤发童颜。

走过西泠桥,是苏小小墓,被一个亭子罩住,我走进去避雨。苏小小墓修得极为清丽典雅,让一个千载流芳的凄婉爱情故事在这里得到归宿,显然令人心慰,亭内有十二位著名书法家题写的十二副楹联,从内容到形式,文化气息都非常浓厚。只是里面人太多太挤太热闹,不便久留。再往前,是大画家黄宾虹的塑像,一个精神矍铄的瘦老头,身着长袍,浑身湿漉漉的,鼻尖、耳垂、胡子都挂着亮晶晶的雨珠,正面对西湖凝神作画,我把雨伞举到他的头顶上,他却不为所动,引得不远处几个游人朝我多看了几眼。

大约百余步,便到了苏堤。此时天近晌午,肚子开始咕咕作响,于是就近走进一个小饭店。

饭后,雨还在下。继续前行,抬头注意到苏堤上生长着一种身躯特别高大的树木,枝叶繁茂,气度不凡,向一个保安询问,知道那是香樟树,四季常青,能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香气,驱赶蚊虫。走过一座桥,又注意到一种还没有长出叶子的树木,光秃秃的枝干像理了光头的年轻人,精神外露,个性张扬,又向一位厨师打听,厨师热心地告诉我这是皂角树,果实可以当肥皂用。我从地上找到了一枚小小的果实,黄色,半圆状,果然很像一块小肥皂。

走进一个小亭,忽见台阶上有一只小,浑身湿透,挣扎着刚站起来,却又跌倒了。我上前小心把它捧起来,放在灌木丛下面的草地上,却发现那里有许多小鸟,它们时而在雨中瑟缩着,时而跳来跳去地觅食。我不由地把雨伞慢慢伸过去,它们却纷纷惊恐地躲开了,我只好与它们保持距离,远远注视着这些弱小而顽强的生命。有一对年轻的恋人走过来,看到灌木丛里的小鸟,也停下了脚步。男孩的举起相机拍照,喀嚓一声。女孩的轻声说:别吓着它们。

沿着一条旁逸斜出的小径,我闯进了一个无人的院落,惊讶地看到一些高大的塑像被随意摆放在一片空地上,靠近了观察,见它们动作各异,表情不同,其中一位气宇轩昂者显然是个官员,而余着都是百姓,有挑着担子的,又拿着食物的,热情洋溢,我猜测这些塑像表现的应该是苏轼离开杭州时百姓送行的场景。总觉得苏轼对于西湖的影响过于浓重,一句“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一道风景宜人的苏堤,已经足够游人享用了,如果再附加上这些塑像,似乎有些画蛇添足之嫌。

回到苏堤,湖边停着一条小船,船工在大声吆喝,招揽生意。我忽然感觉腿脚有些乏累,脑袋有些鼓胀,似乎该回去了,同时不免又生出几分遗憾,几分无奈。游西湖就像逛一个很大的书店,里面有太多好书,每拿起一本,都有些爱不释手,而短时间里往往只能草草翻看而过;游西湖又像是面对着满满一桌丰盛的大餐,虽然每道菜都很有滋味,因为胃口有限,吃多了,也会食欲大减。游西湖还像是走进了一条辉煌的历史文化长廊,众多名人接踵而至,站在我面前,张口欲言,却深感知识贫乏,见识浅薄,只有凝神注目,轻移脚步,挥手作别。总之,我要离开了。

西湖,再见,我还会再来的。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

上一篇:文化✍莫言近况|写写写
下一篇:暮秋的隐痛
(作者:宋甫谋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雨中寻访西湖]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