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张宝宏诗歌欣赏

时间:2016年04月23日 信息来源: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微信号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那时,我长在春风里
那时,我长在春风里,
思念向东,
风却一直向西。
袂起的衣角荡漾在心头,
像那拂袖的女子,
在向西的春风里卧醉。

那时,我长在春风里。
在那明媚的早晨,我一直向东跑。
我不怕遗忘,我只怕你记不住。
带有两把锁的木头,在午后的铁道上。
那时,我一声爱你,你一声爱我。
一生,一生。

那时,我长在春风里。
站在暗黄色的角楼里,你看星星,我看星星。
耳畔的风铃声,两旁的大白杨。
十一层的裙摆,十一层的阶梯。
十一点的夜,我喜欢极了,
只有你和我。

那时,我长在春风里,
用笔头和墨水,诉写五百年的距离。
一盏青灯,一处案头,一座空城古刹。
梦里是,夜里是。
你来了,我站在风口。
我走了,不见你的样子,向西。

那时,我长在春风里。
种下泥土,在四万年里。
荒芜的山,我生不出芽儿,
在春风里。
那么,来年的雪,
我一定带回来给你。

3.26  我种下了一棵树
抡起撅头,种下树苗。
在南山下,在布达拉下。
干吧枯了的小树干是全西藏人的骨。
一千人种活了一棵树,
一棵树活了一千人的心。
浅绿色的拉萨河,湛蓝的天空,
中间夹杂着一杯黄土,满是沙尘。
河面上的白鸽,河里面的白鸽,都在舞动。
长条的,五色的布帆摇曳着人们的心。
路途中经过的咖啡屋在心里留下的一道道影。
瓦蓝色的帐篷中长发的,短发的,熙熙攘攘。
刺人的阳光晒的人脸发烫,
在一尺下的沙尘中埋藏。
就这样,3.26我种下了一棵树。
一百年后,它仍然活着,活在我一百年的心里。

又见青海湖
时而不见
时而能见
晨光斑斑点点
在湖面上
曾记得如初
就是这样
只是不见了羊群
更不见了那牧羊的姑娘

朝东方奔跑
去见泛着红脸的婴儿
在旧时刻
我曾百般想
天亮的时候就是这样
在梦里
可没有
寒气刺骨的这般疼痛

四种颜色藏在心里
隔着玻璃
在车厢内
随着轮子转动
野草带着秋天的茫黄
沾着白雪在风中瑟瑟发抖
这只是她的一种
了无人烟的静谧

十一月
河对面的山顶又秃了。
我无法想象它的颜色,
只是与土一样。
前几天还可以看到秋风中的一点绿。
夜里把露珠捧起,在阳光之后散去。
纯白的乳羊还在火堆旁尝试着站起来。
早晨桌子上乱成了一堆,
还在不断的回想昨天未做完的事情。
只有窗台上的野菊,安安静静。
站在锡安山上,
午后黄昏,看一眼耶路撒冷。
多么的好。
我想他是自由的,
因为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孤独。
忧伤又饱含对生命的光。

云彩
输入文字输入文字
输入文字输入文字一半是云彩,
一半是蓝天。
一半在雷声中下着雨点,
一半在晴日里泛着红光。
慌乱中的人们早已熟知了这个季节,
夏至时的黄昏。
山上的野草经过了午时的炎热,
在这淅淅沥沥的雨中苏醒过来。
她站在窗口,手捧茶杯。
焦急的等待着那雨后的彩虹。
夜色降临,
又一阵惆怅。

天路
带着那尘世的喧嚣,
穿越到灵魂最深处。
无尽的黑夜,
闪过一抹灯光。
轻轻的摘下一棵千年草,
放在心怀。
饮一杯羊卓雍错,
往昔的一切不再缅怀。
诵一段梵经,
愿苍生安好。

鱼儿
把文字写进梦里,
像山一样,远处的,近处的。
化作一团火,用水浇灭。
不用想,留下的样子。
春天的河已开始解冻,
而我却像那冻死的鱼儿,
水流到哪里,我就在哪里。
永远不会明白那世俗的心,成什么样子。
在树上发满了牙,
长在人身上,落下了跟。
用心情打开窗子,
却把落叶扫进了屋子。
用一声,回到古老的深处。
听黄河在吼。

回家
和谁不说
跟谁不想
关掉灯在头痛中
仔细听车子与地面亲吻的声音
时间隔得不长不短


有只猫正在酣睡
时间久了就有点不一样
总以为她就在那里  想想
却是记忆中的样子

骨头搅着发酸的肌肉
躺在床上机械的运动
两天一夜没睡
来不及合眼
接着方程式
上一篇:《夜雨自选诗三首》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张宝宏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张宝宏诗歌欣赏]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