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时间:2016年03月09日 信息来源:散文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木梓桐

流光在指间稍纵即逝,晃晃悠悠的季节,炎凉中弥漫微醺。疏远的目光,停留或是离开,不再聚焦,扩展到远方,淹没在夜色。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一叶知秋劲,瑟缩着颤颤巍巍。仿佛只是一瞬,尘土肆意,大风扬尘。迷起的双眸,深情不再,些许淡漠和冰凉。

杨树的黄叶,在挣扎中肆意飞扬。

原来,我们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寂寥。天边晕红的晚霞,给山巅的冰雪穿上了嫁衣。红艳艳,金灿灿,遥远的像是不在人间。明明清晰的轮廓,却模糊了视线。

寒来暑往,只是简短的几个月,心底却有莫名的悸动和失落。每一次,总是匆匆来去,匆匆回眸,却早已物是人非。

已近一月,若是北国,已当冰雪素裹,在南国,是否也曾染霜。驻足高原,变迁轮回,随着晨风,被放逐到生命之外。夜间零下八九度,白天将近十度,或者高些,感觉季节在这里有些许凌乱,恰似此刻的身体和心境。

踏上这片土地,心底带着虔诚,带着迷惑。人生的方向在渐渐迷失,或者说,从来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向左或是向右?是有期许的,想安顿生命,安顿心灵。到达了,呼吸着平流层下离地面最远的空气,竟感觉到了困顿和凉意,清新中似乎杂质分明。是我不懂得生命,不懂得安放,不懂得存在,也不懂得别离么?

该如何迈步,如何找寻,才可以与缘分相遇,得到一份开释;该用怎样的目光,怎样的过往,才可以被雪域的阳光和季节怜悯,得到一程安宁。

翻看的书籍,慢慢荒芜,书写的笔端不时张望。我们,可以慰藉自己的时光,如此的凄惶,如此不安,如此短暂。

一杯清茗,在手里握着,慢慢变凉,喝下去,冰冻寒彻骨。颤栗是可以让自己给自己取暖的,交相握着的指节在窸窸窣窣的摩挲。爱护自己,珍藏温暖,因了存在,因了记忆。

转身,背影被拉长成一种姿势,却是遥远,不属于存在。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相信前世今生,相信沧海桑田,相信海枯石烂么?前世,许是佛前的灯盏,不曾清心修行,贪望红尘,此生便被放逐,无处安顿。许了弱水三千的誓言,苦苦寻觅,终将孤独白头。

不曾参与你的酸涩痛楚,又岂会安心于你的喜乐。容颜在背光的时候,是暗淡的。遇见了谁,总是迎着阳光,留下温暖的笑意。

万水千山,苦苦痴恋红尘,只是相信,此生,总有一个人,是必须要等着,却不知是否可以等到。四季轮回,冬夏往复,剥离了时光。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再一个轮回,必将早早喝了孟婆汤,祈祷下一世,可以站成草木。不再痴缠于世间种种,异或变成流云,随风而逝。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今生在人海里痴痴等待,河山易色,四季更迭;风落尘定,心事成泥。

若有怜惜,若已注定,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凉夜,些许温度,骤降回暖。

星空下的点点闪烁,只为你!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上一篇:紫蝶与她的早春
下一篇:文化✍莫言近况|写写写
(作者:聂帅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纵吾不往,子宁不来]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