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莫言诺贝尔获奖感言初析杂谈

时间:2016年02月04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于12月8日凌晨,我欣喜地看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身着一身中山装,在瑞典学院进行约为45分钟的演讲,此次演讲的主题为《讲故事的人》(8000多字)。莫言准备了两天的故事讲完后,听演讲的人全体起立,用持续近3分钟的雷鸣般掌声向莫言致敬。  

在获奖感言中,莫言以一种朴实而近乎憨厚的语言,向我们叙述了一些发生在身边的故事,他从自已的母亲讲起:“我感到,我的母亲是大地的一部分,我站在大地上的诉说,就是对母亲的诉说。 我是我母亲最小的孩子。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拣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拣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煽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拣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我母亲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我终生难忘。” “多年之后,当那个看守麦田的人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平静的对我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莫言的语言接近地气,充满着乡土气息,这个关于母亲的小故事,非常生动娓娓道来,让我在感动中眼泪就在眼眶里直打转转,是莫言的母亲,用她那坚毅和宽慰的性格感染和熏导着莫言。由于辍学,莫言成了小学都没毕业的孩子,面对饥饿、孤独、他学会了坚毅和刚强,学会了向广阔天地里的生灵倾诉,并由此放纵想象来给母亲讲故事,又用这种想象去宽慰母亲的心灵,这就逐渐成了他的创作源泉。

 作为一个体制内的中国作家,莫言的文学演讲该讲些什么,他又能讲些什么,无疑是许多人关注的。对莫言的获奖感言,从网上我看到有正反两方面看法。反方的主要说法是,内容太肤浅,缺乏理论深度,不知重点,感觉就象一篇中学生的作文。大体内容与土耳其帕慕克2007年的《我父亲的手提箱》很相近,但比后者差了些深度。正方的主要说法是,莫言全篇演讲颇富诗意,穿插了大量对母亲、家乡的叙述和回忆,饥饿、苦难、人性是他这次演讲的主旨,故事细腻而感动人心。  

我觉得莫言在演讲中毫不禁忌其所讲故事的平常与平凡,也毫不掩示自已的文化水平低,他并不去埋怨生活中的种种不幸和悲哀,不去指责和贬损社会的盐咸醋酸,认为不要把社会的沉重和阴暗的东西强加在文学上,文学的本意就是讲述故事反映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作家蔡骏说“最强烈的感受是:真实。他讲述的每一个细节都显得诚恳动人,而不是以高高在上的态度发表一些空话、大话。而莫言在文中对自己的母亲对自己人生意义的讲述,尤为让我感动。”对此,我也有同感。莫言作品中的人物,几乎都是普通老百姓的形象和亲朋好友们的影子,一些朴朴实实的中国人。莫言在演讲中谈到了高密东北乡,谈到了自己苦难的童年,谈到了母亲和家人,不少网友称“他讲的全是故事,听到的却全是人世、人心、人性与人情”。 欧洲孔子学院院长罗多弼直言中国需要更多的像莫言一样会讲故事的人,他喜欢听莫言讲故事,说:“莫言获奖对中国文学界来说,意味着很多。” 莫言曾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

莫言在演讲中说了许多故事,其中提到的莫言爷爷讲的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最深,大体内容如下: “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风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   “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的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刚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轰然坍塌。” 其实,小说就是给读者“讲故事”,从《鲁滨逊历险记》、《喧哗与骚动》、《百年孤独》、《变形记》,到中国的“话本小说”、“章回小说”、“武侠小说”都是如此。《莫言评传》的作者叶开认为,莫言以一个小说家而不是思想家的方式,巧妙地把话题紧紧地拴在了故事上,有“庄子般的智慧”。

我对莫言的两段话十分欣赏,算这篇短文的结尾。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以后,刚开始我确实有一点不适应,包括在网络上很多对我的议论和批评。后来我渐渐感觉到大家关注的,议论的,批评这个人的时候,跟我本人没有什么关系,很多人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塑造着另一个莫言,所以我是跟大家一起来围观大家对莫言的议论、批评、表扬。我想获奖就是我个人的事情,诺贝尔文学奖从来都是颁给一个作家的,而不是颁给一个国家的,当然我相信我获奖以后会引起中国读者对文学的热情,我也希望因为我的获奖,对于中国文学的发展起到一个积极的推进作用。莫言:对我个人来讲最大的变化是我过去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没有人理睬我。前几天我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走,好几个年轻姑娘追着我照相。我一下知道,哦!我成了名人了。我得奖后说过,我希望大家把对我的热情转移到中国广大的作家身上去,也希望由阅读莫言一个人的作品转移到阅读更多人的作品上去。

上一篇:猴与猴文化杂谈
下一篇:平凡却又非凡——《诗经》关于马的解析
(作者:张礼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莫言诺贝尔获奖感言初析杂谈]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