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四书”进中学课堂商兑

时间:2016年02月04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近一时期,“四书”进中学课堂这一话题成为热议。意见无外乎两种,一种认为“‘四书’应该进中学课堂”,持论者有年高德劭的任继愈先生、卞孝萱先生,还有知名学者郭齐勇教授、陈文新教授、高华平教授等;一种认为“‘四书’进中学课堂应该缓行”,持论者有山东省五莲县的丁兆存老师等。然而,争论的潜在话语何在?它又有着何等社会的、文化的深层内容?本文想就此发表一点粗浅看法,以就教于方家。                                                                                                                                                       首先,“四书”进中学课堂观点的相悖实质是精英理想与教育现实的交锋。从论辩文章多少可以看出,学者们大多支持“四书”进中学课堂,认为“将‘四书’作为国民教育的基本内容,这是中华民族健康发展的需要”、“‘四书’进中学课堂,正有利于今天中学里综合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开展。”而中学教学真正的亲历者却并不买账,感叹“在高喊减负,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又要让我们的下一代来读这些‘之乎者也’之类古书”,“是对中学生的一种身心摧残。”截然相反的观点,实质上反映的是精英理想与教育现实的交锋。一方面,作为社会思想引领者的人文学者面对经典缺席、大师匮乏、人文精神蒙尘以及社会某些层面表现出的对于传统文化的轻薄淡漠、荒谬无知等,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和深深的忧虑,传统思想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观念,使他们不愿丢弃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对现实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并希望通过不同方式的呼吁努力去改观甚至改变这种现状。若就此而论,经过历史沉淀和汰选的经典文本,无论是“外敷”还是“内服”,都契合精英疗救当下现实的理想。另一方面,功利至上的教育观令实用主义屡试不爽。无休止的分数排名,畸形的升学率崇拜,机械繁琐的评估手段,中学教师们早已不仅仅是困惑、迷惘和彷徨的问题,而抱有一种切实的灼心焦虑,再加上各种现实利益因素,以致他们顾虑重重,对“四书”进中学课堂颇不以为然。                                                                       其次,“四书”进中学课堂凸显消费时代的身份焦虑。如果说中医中药的墙内开花墙外香还仅仅是发展速度的问题,那么中韩端午节申遗之争韩国江陵最终胜出,孔子、西施、李时珍的国籍争论以及国外学者对甲骨文发明权的抢夺,则已深深触动我们大多数人潜藏的深挚的民族情结。可悲的是,激扬出的捍卫民族荣誉的热情很快被现实所冷落,在消费语境里,学术似乎永远是一场可以包装的“秀”,伪学术纷纷粉墨登场。于是乎,大禹有了婚外情,诸葛亮成为中国最虚伪的男人,司马相如“骗财骗色还包二奶”,李白华丽转身成为“古惑仔”,李清照被还原为“好色、好赌、好酒”……“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马克思语),历史已经斑驳陆离、混淆不堪,传统的逐渐式微更是不争的事实。信仰遭遇挑战,偶像为利益遮蔽,价值观发生倾斜。我们是谁?这是在历史拐点中迷失的人们发出的自悼式的诘问。缅怀逝去的传统,重拾往昔的记忆,找回丢失的“身份”,激使国学的呼声愈来愈高。当然,国学的“复兴”还有更多层面的原因:一是对人文生态恶化的担忧。消费主义盛行的一种表现就是什么都可以娱乐化,再严肃的话题都有可能被置换成夺人眼球的“卖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还有作家呼喊“躲避崇高”,时过境迁,现在毋庸说躲避,发现崇高成了许多人的热切企盼。能影响人心的东西已越来越少。一轮又一轮的拆迁与重建、喧哗与躁动,已消弭了太多太多的历史记忆。现代人更像活在真空里,如出一辙的摩登大厦、千人一面的流行时尚、无所不在的网络沟通……个人和民族的“身份”标志越来越不明显。二是对当下文化的不信任。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早已厌倦廉价吹鼓手的聒噪和互相“温柔抚摸”的市侩哲学,对动辄以“史诗”、“巨著”、“经典”冠之的某些作品和“大师”、“巨匠”、“著名”标榜的所谓学人嗤之以鼻。他们认为经典只存在在尘封的历史中,我们要做的就是剖开历史坚硬的外壳,取出民族灵魂的酵母,去发酵今天的喜悦、离合与伤痛。三是利益的驱动。一些打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复兴国学旗号的沽名钓誉之徒,利用媒体进行巧妙的自我包装与炒作,俨然以文化权威自居;而媒体也攀附国学目前的“强势”,对“观众”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视听疲劳轰炸,打扮出一个又一个的国学耶稣,粉饰出一部有一部国学“经典”,把国学的泡泡越吹越大,追求的却永远是背后网联纠葛的利润。                                                                                                                                                再次,“四书”进中学课堂是“国学热”的副产品。如前所论,眼下,“国学”已取代“后现代”成为最时髦的前缀(或后缀),你也国学,我也国学,从鸡毛蒜皮到吃饭穿衣到休闲旅游再到发展经济,好像就没有什么不能和国学挂上关系,好像国学能包治百病——从社会病到心灵病。诚如有论者所言,国学虚热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于丹、易中天著作的热销,一方面是他们打破了高头讲章的学问传统,以“陌生化”、“私人化”的手法,装修出现代版的“经典”阐释样板房;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们坚定地选择了能够进入大众视野的演讲素材,《论语》所代表的庙堂文化以及《三国》所代表的江湖文化,在话题上均为普通人耳熟能详,从受众心理角度来讲更易被接受。国学的一拥而上,契合了转型期的社会大众敏感而复杂的心理,也随之滋生出形形色色附庸风雅的伪文化。从断裂、怀疑、启蒙到文化热再到国学热,究其底里,不过是娱乐过山车式的波澜起伏,媚俗被迅速换上了媚雅的漂亮外衣。从这个意义上折回问题的原点,“四书”进中学课堂,在一定意义上不过是蔡元培先生“美育代宗教”说在新时期的变种与翻版。其实,不管是京剧进课堂、“四书”进课堂还是其它什么形式,都不过是“国学热”的副产品,隐藏了知识分子知与行的偏移以及单纯而天真的教育乌托邦幻想。“四书”之类的古代蒙书,固然有民族精神的精义蕴含其中,但也未必真地对世道人心有药到病除的疗救作用。宋元以降,以“四书”为代表的儒家经典成为官学及私学的入门知识,谙熟者比比皆是,而世风人心却也未必尽如人意。“四书”能否进中学课堂之类的古今之争,也不单单是眼前的一例,从汉代的今文、古文经学之争到清代的宋学、汉学之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有论者指出:“理想人格构成了人的价值目标,要达到理想人格这一崇高境界,就必须经历成人之道,即对理想人格进行培养。”[1]我以为,“四书”进中学课堂的终极意义,是希冀依靠优秀民族文化春风化雨般浸润与渗透的力量,去培育既具有社会责任感,又掌握现代科学知识的一代新人,从而使民族精神得以递传和延续。当然,对教师而言,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擅于发掘传统文化的活性因子,在教学转化中完成与现代化、受教者心理的尽可能完美的榫接。不然,照本宣科,为教育而教育,难免演化为新一轮的语文“填鸭”,以致激化孩子的逆反心理,使无尽的期望变成更深的失望。如果那样的话,恐怕只会剩下形单影只的长衫先生,在光辉的倒影里映照文明的过去,既无助于挽救我们的传统,也无益于添彩我们的未来,更让孩子失却了——本已无多的天真烂漫的青春时光以及单纯鲜亮的童趣。                                                                                                                                                       参考文献 [1]胡继明:《孔子理想人格的教育原则和方法》[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2期,第156页。
上一篇:优秀作家之困境
下一篇:我希望“五四”只属于文学
(作者:肖阳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四书”进中学课堂商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