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闻听江南是酒乡

时间:2016年02月04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江南,意为长江之南,在人文地理概念中特指长江中下游以南,狭义上指太湖流域。在不同时期、不同人看来,江南有着不同的含义。白居易的几首《忆江南》,指的是苏杭一带,这也是许多人心目中的江南。杜牧曾写道:“清明时节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里写的是池州的江南。而杜牧的诗“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赢得青楼薄幸名”中的江南指的是扬州,可扬州却在长江的北面。其实,诗词中的江南就是“人文江南”,而不仅仅是指地理上的江南,它多指苏州、南京、无锡、常州、镇江,皖南的芜湖、池州、铜陵、宣城、黄山、马鞍山,浙北的杭州、嘉兴、湖州、绍兴和宁波以及直辖市上海。这些都是包含着美丽、文气与富庶,被世人不断向往和憧憬的地方。

山水情人叶千华说:“江南文化是一种意境文化,一种诗情文化,一种画意文化,一种韵味文化,一种秀美文化。它蕴含在山水花木月晨昏之中,在雨露岚雾中缠绵,有着禅意般的美丽。它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地方文化的杰出代表”。还有人说,江南的概念体现了一种终极追求:天堂情结。人是一个要把世界对象化的动物,必然要产生“天堂情结”,即构筑一个梦想的栖息地,而江南便是多数人心中的“桃花源”。

江南,素以鱼米之乡、风景秀丽著称,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中蕴含着恬静内秀的韵味。它山川秀丽、气候温和,居民生活富庶,是风流蕴藉的温柔之乡,更是无数文人诗意栖息的理想之所。诗人们江南、忆江南,更向往江南,他们把对江南的倾心之恋都付诸笔墨,写下了一篇篇摄人心魄的华丽词章。

诗词中的江南有多美?暂且不提名人名篇,随手拈来几句,就是一幅美丽的画图。“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风不解江南雨,笑看雨巷寻客尝。”“闻听江南是酒乡,路上行人欲断肠。谁知江南无醉意,笑看春风十里香。”这是无名氏的两首《知江南》,其中风味,不待言说,只消一读,便生无穷韵味。南朝梁的丘迟在《与陈伯之书》中描写道:“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便是众人心目中的江南。诗词中的江南一般可以概括为三美,即:风景美、生活美、人物美。

风景美

白居易的三首《忆江南》十分有名,其中以第一首最为人称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的风光已经被多少文人墨客反复描摹赞叹,然而白居易这么寥寥一笔仍旧让人倍感新鲜奇特。“日出江花红胜火”一句写在初日映照下的江畔春花红艳胜火。这句不仅写出春花颜色之红,也表现出花开之热烈、张扬,为迎接春天毫不掩饰热情。次句“春来江水绿如蓝”写春水荡漾,碧波千里像蓝草一样绿。前后两句,一红一绿都鲜艳到了极致,两两相映,多么绚烂夺目。诗人抓住了“江花”、“江水”这两种最有代表性的景物,对难舍难收的江南春光作了高度的概括,给读者展现出一幅花红水绿、生气盎然的江南春色图。这样的江南,这样的春色,无论是谁都会不自觉反问一句:能不忆江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杭州最美是西湖,白居易曾言“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表明诗人对西湖的感情之深。作者很爱西湖,特别是西湖的春天,“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西湖的美景任人怎么看也看不够。在这首词里,作者最怀念的是西湖的秋天,特别是西湖灵隐寺中的桂子。还有“郡亭枕上看潮头”。钱塘江潮是大自然的奇观,潮头可高达数丈,作者躺在亭子里,也能看见那翻卷的潮头。作者以幽闲的笔墨带出惊涛骇浪的景色,与上句“山寺月中寻桂子”的静谧之景形成鲜明的对照,相得益彰。杭州有如此美景,让人割舍不下,所以作者感慨“何日更重游”!

再看杜牧的《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江南之春到处莺歌燕舞,绿树红花;村庄临水,城郭依山,还有那迎风招展的酒旗。在山明水秀之处,还有南朝遗留下来的数以百计的佛寺。这些金碧辉煌、屋宇重重的佛寺,被迷蒙的烟雨笼罩着,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给江南的春天更增添了朦胧迷离的色彩。他还写过“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这样的诗句。诗人站在江边,看到扬州一带的山峦连绵起伏,隐隐约约;远处的江水逶迤千里,迢迢不断。“隐隐”和”迢迢”这两对叠字,不但画出了山清水秀、绰约多姿的江南风貌,还为全诗增加了浓郁的江南风味,为抒情创设了气氛。诗人遥想江南虽在秋天,但草木尚未完全凋零枯黄,江南还是山青水碧,风光依旧旖旎秀美。作者的想象并非是空想,而是以自己在江南的亲眼所见为基础而生发出来的想象。江南之秋,不比江北之萧瑟寒冷,草木零落较缓慢,且树木多为常青木,因此,秋天的江南依旧呈现一片绿意盎然之景。扬州虽地处长江北岸,但整个气候风物,实与江南无异。“草未凋”与“青山”、绿水组合在一起,正凸现了江南之秋的明丽高远、生机勃勃的特征。正由于诗人不堪北方晚秋的萧条冷落,因而格外眷恋江南的青山绿水,越发怀念远在热闹繁花之乡的故人了,所以不由得调侃两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若必须用六个字来形容江南美景的话,估计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杏花春雨江南”了。这是虞集《风入松·寄柯敬仲》中的结句,词本身不算很有名,而结句却广为流传,成为人们对江南的第一印象。“杏花春雨江南”这句,仅仅六字,却足以抵得上千言万语,它均由名词组合而成,未加任何形容词,以白描笔法写成,把江南春色描绘得淋漓尽致,可谓妙笔天成。词以景结情,极为警策。杏花是明丽娇艳之花,春雨是缠绵细腻、脉脉含情的,而江南又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美好所在,三者结合到一起,组成了一幅有声有色的江南水墨画。杏花盛开,白的似,红的如火;白则清新淡雅,红则妩媚浓艳,红白相映,美不胜收。春雨挥洒,烟雨弥漫,似一抹轻纱笼罩着江南,教人迷醉。江南就该这样,明明软媚入骨,却坦易明亮,可以令人心动一生,牵绊一世。徐悲鸿先生曾自题联曰“白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这几乎成了南北方景物的标签。

江南在寇准的笔下是“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它是极其凄美的。人们惯常用“杏花”、“春雨”与“江南”并列,来展现江南明丽美好的春景。寇准这两句却选取的是“孤村”、“芳草”、“斜日”、“杏花”等景物,展现的江南春景,清丽中蕴含着凄婉。江南春水,烟波渺渺,岸边杨柳,枝丝飘飘。那绵绵不尽的萋萋芳草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际夕阳映照之下,孤零零的村落阒寂无人,只见那纷纷凋谢的杏花飘落满地。这四句含有丰富的意蕴和情思。悠悠之水,恰似闺中佳人望穿秋水般的脉脉深情;依依之柳,令人怀想起长亭惜别之时的点点忧愁;“孤村”流露出了主人公内心情感孤寂;“斜阳”则衬托出了主人公心境之凄凉和感伤。“芳草远”,即人未归,“杏花飞”,则人心碎,为尾句的望归思人打下了铺垫。

“外湖莲子长参差,霁山青处鸥飞”是张先笔下的江南美景。江南水乡,河流湖泊纵横遍布,重重相连。作者站在岸上,观望湖景,只见水中长满了莲蓬,高高低低,参差不齐,错落有致。上句为近景描写,下句则为远景。雨过天晴之后,青山经过雨水的荡涤显得格外青翠,就在这青山掩映之间,有几只白鸥翩然而飞,显得格外的洁白。杜甫说“江碧逾白,山青花欲然”写的就是这种色彩明艳,而对比强烈的景物,张先虽无意对比衬托,却也给人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接着两句,引出人事活动,写水天一色,相互交融的情景。

江南的风景任多少人多少笔墨都是写不完、道不尽的。谢朓称金陵是“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还赞美它“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杜甫感慨“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仅以“好风景”三字,就囊括了秋日江南所有的美。韦庄说,江南的“春水碧于天”,有着“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的盎然生机。李煜梦中的江南是“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正因为往日种种的美好,才衬托了今日无限的凄凉。他还说,春日的江南是“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秋日的江南则是“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多少繁华,多少悲哀。白居易描述春日的南湖是“乱点碎红山杏发,平铺新绿水苹生”,多么清新明丽。杜荀鹤称吴地是“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一语道出苏州的特色。柳永则说,江南是“澄明远水生光,重叠暮山耸翠”,山水迢迢,连绵不绝。苏轼行舟所见的是“鱼翻藻鉴,鹭点烟汀”,展现出了七里濑的优美景色。王禹偁说得好,“雨恨云愁,江南依旧称佳丽”,即使是被阴云阴雨笼罩下的江南依旧是美丽的,依旧是一个梦境

生活美

江南多水,也多画船游舫。人们于湖中作乐,亦别有一番情趣。韦庄说,江南“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江南的春水比蓝天还要碧蓝,纤尘不染。江南人的生活也是诗意的,他们在画船中静听潇潇细雨声,何等闲散自在。作者写人事,只选取听雨而眠这一活动,既符合江南多雨的特点,也写出江南人生活之潇洒悠闲。李珣在《南乡子·山果熟》写道:“木兰舟上珠帘卷,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描写船上宴饮场景。木兰舟上卷起了珠帘,歌声从中传出,悠扬清亮,飘到了远方。船中杯盘狼藉,美酒醇香阵阵袭来,与歌声一起飘远。“木兰舟”使人想见舟的华丽,以及舟中人的美好品质修养;“歌声远”没有直接刻画歌声之美妙,却使人如闻遏云绕梁之林籁泉韵,使人如见词人陶醉欣然的神态;“椰子酒倾鹦鹉盏”则是作者船头所见的情景,将船中人把盏对饮的欢快场面,准确地描摹出来,富有余音缭绕之佳趣。皇甫松说,“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梦中的江南在梅子成熟时会有绵绵不断的细雨,然而,这潇潇春雨并不使人厌烦,它催熟了梅子,还为人间带来了诗情画意。在雨中,泊船吹笛,潇潇的雨声伴着悠扬的笛声,一直飘到很远的地方。在这里,作者选取了江南典型的梅雨,并紧扣江南多水的特征,描绘了一幅十分清幽恬淡的画面。结句“人语驿边桥”,为画面加入了人物及感情,使得全词内容更加丰满。

白居易在回忆苏州的生活时,写道“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苏州有当年吴王为美人西施修建的馆娃宫等风景名胜,也有名叫“竹叶春”的美酒佳酿,更有能歌善舞,温婉清丽的苏州女子,她们的舞姿曼妙轻盈,令人联想到在风中沉醉的芙蓉花。这两句以对偶之笔,极其简洁地勾勒出苏州的旖旎风情。“春竹叶”之“春”字为形容词,与“醉芙蓉”之“醉”字相对应,刻画出酒之香醇,令人沉醉。“娃”,美也,本义是美女,如西施就被称为“娃”,吴王夫差为她建的房子叫“馆娃宫”。白居易这样写,就是出于对西施这位绝代佳人的联想。

俞国宝描写春日人们游湖景象时说“红杏香中箫鼓,绿杨影里秋千”。作者选取了春日最具生机与活力,而又热闹喜庆的“红杏”、“绿杨”作为游乐的背景,点染出一幅花红柳绿、春意盎然的西湖春景图。“红杏”在诗词中是最不“安分”的,它不甘锁于高墙院落,而“一枝红杏出墙来”,它更喜爱热闹,“红杏枝头春意闹”。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吹箫击鼓,那场面就显得愈加热烈。“绿杨”相比之下就“安静”多了,不过绿杨下是荡秋千的年轻女子,她们欢快地嬉笑着,再加之衣袂飘飘,这个画面也倏地喧腾起来。这两句所写景物色彩明艳,气氛热烈,如果说“绿杨影里秋千”句,只是轻点出游乐女子,那么“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厌髻云偏”两句则算是浓墨重彩的刻画了。这如云的丽人,在红杏的映衬下,在绿杨的烘托中,更显风姿绰约,袅袅娜娜。作者抓住了西湖游春的热点,浓墨渲染,为读者提供了再造想象的最佳契机,词人旺盛的游兴,也借此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人们富足安定的生活,有赖于江南的地理条件。阮元称吴兴“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柳永称杭州是“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这些都是江南人们诗意潇洒生活的客观条件。

人物美

欧阳修《蝶恋花·越女采莲秋水畔》中的采莲少女,衣着“窄袖轻罗”,还“暗露双金钏”,不仅可见其绰约丰姿,而且富有一种含蓄蕴藉之美。她的容颜映照在水面上,娇美妍丽,可以跟水中的荷花影相争艳。她摘取一朵藕花,如此一比,更觉人面似花。可是,莲梗断时,有很多藕丝,越扯越多,直至交织在一起。这缠绵不绝的藕丝唤起了她心中的情愫,真是“斩不断,理还乱”。“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两句通过采莲女子的一系列动作,把人物的内心世界刻画得十分真实。“芳心只共丝争乱”句刻画的就是人物内心的矛盾,“芳心”是指姑娘的美好心灵,这里偏指关于爱情的美好情怀,这情丝本来就难理清,谁知又有难以扯断的藕丝来“雪上加霜”,她的心情就更加纷乱了。作者信手拈来,由人物的外表而进入人物的内心世界,以可见可感的藕丝之乱拟无形的情丝之乱,构想绝妙。

晏殊说“越女采莲江北岸,轻桡短棹随风便。人貌与花相斗艳。流水慢,时时照影看妆面”。描写了采莲女在江边采莲时优雅的身姿和温婉的风情。作者运用大量的细节描写,刻画出少女们艳丽的容颜,以及她们因情爱萌动而产生的不安与烦躁。皇甫松说“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写的是采莲女子看到爱慕的男子时,内心的感情不可抑制,无意之间就拿莲子抛向他。这个动作极具戏谑性、挑逗性,展现了一位纯真、多情、大胆的少女形象。李白说“若耶溪边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若耶溪边的采莲女,隔着荷花相互谈笑,相互嬉戏,人面与荷花交相辉映,都是清水芙蓉,一个多了几分灵动,一个多了几分天然。荷叶青翠欲滴,荷花仪态万千,荷风清凉幽香,这在中美丽的环境之下,采莲女也一定是清新脱俗的。

韦庄说,“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月亮有多美,江南女子就有多美。她的面容白皙如皓月,撩袖盛酒时露出的手腕白如霜雪。江南女子的典型活动是采莲,在水的滋养下,个个出落得楚楚动人。而作者偏偏选了一个当垆卖酒的女子,一个纯朴、普通的女子尚且都如此美丽,江南不愧为佳丽聚集之地。然而无论多美,那只是别人口中的江南,作者所思念的还是自己的故乡,或许是“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韦庄《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那个美人。如花美眷怎抵得住似水流年,她所在的那个地方,始终是一根长长的线,牵着诗人自己。

江南情

江南是很多人的一个情结,是一个美梦,他们愿意沉醉其中,一梦就是一生。然而梦终归有醒的时候,诗人们发现自身的处境远不如江南,便一次次入梦,一次次追寻梦中的佳人。

岑参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女主人公梦入江南,不过才片刻工夫,就行尽了江南数千里的路程。很明显,她所思之人在江南的某处,因不知确切地点,只得寻遍江南。至于结果,不得而知,很可能如晏几道所说“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条件寻遍江南的每一个角落,好不容易在梦中得以实现,却仍旧寻不到离人,这才是最可悲的。“片时”和“数千里”形成强烈的对比,极言心之急切,暗示出平日的密意深情。这正是用时间的速度和空间的广度,来显示感情的强度和深度。

晏几道也有过类似的梦境。“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作者梦游江南,来到烟水迷蒙的地方,他苦苦寻觅,几乎寻遍了江南路,依旧一无所得。“不与离人遇”这“离人”是分别后的心上人,她在江南,却不在词人的梦中,这是何等的让人怅惘。这几句十分浅显而清淡,然浅淡之中自有一种深情,这种情是每个人几乎都会经历过的,因而容易引起共鸣。“烟水路”三字写出江南景物特征,使梦境显得诗意朦胧。“行尽”二字,极写求索寻觅之苦,而求索之苦则反映思念之深。前后两句叠用“江南”二字,足见词人对江南印象之深刻。

叶梦得梦回江南,寻找伊人,前途却被横江的沙洲阻断。只见“浪粘天、葡萄涨绿,半空烟雨”,江上碧浪滔天,涨涌的江涛像葡萄般碧绿,浪涛从半空中落下,而空中好像弥漫了像烟雾一样细雨。“葡萄涨绿”,借用李白“遥看江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酦醅”句意,描写的是江水新绿初涨,就像正在酸醅上涨的葡萄绿酒。一个“粘”字,颇见练字功力,刻画出了碧浪之高,好像是和天粘在了一起似的。秦观有“山抹微云,天粘衰草”句,其中“抹”、“粘”二字出语新奇别致,意趣横生,历来被一些词学家称为妙笔。叶梦得着一“粘”字,气象不输秦观。“半空烟雨”句并非真的写雨,而是承“浪粘天”而来,写大浪翻涌,几乎是从天而落,所以空中水汽湿重,就氤氲成烟雾一样的细雨。这几句描写梦中所见的江南,意境十分壮阔,气象高远。然而,作者是怀着寻人的急切心情的,哪有苏轼“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豪情,所以,见此景象,他生出的只有惆怅。

谢逸是江西省抚州人,生长于江南,对江南的自然风物有着特殊的感情。如今,作者客居黄州,见此荒凉孤寂之景,念及自己的平生遭际,不免心生凄迷。“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他望断江南,依旧望不到家乡,只见那莽莽苍苍的山脉,绵延不绝。“人不见”,他所思所想之人毕竟是望不见了,因为那人在遥远的江南,遥不可及。他望极天涯,只有绵绵不断的春草,渐远渐无穷,一直绵延到天边。李煜说“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因此,“草连空”正象征着作者难以排遣的离愁别恨。

韦庄说“更把玉鞭云外指,断肠春色在江南”,春光明媚的江南是令人断肠的。“断肠春色在江南”句,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诗人要去的江南,是繁华富庶之地,更是人间的天堂,此时,江南春色正浓,不仅有“晴烟漠漠柳毵毵”的美景,更有“木兰舟上珠帘卷,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的惬意生活,更有“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美人。这所有的一切,该令人向往才是。然而,诗人却以“断肠”二字,加以否定,他否定的不是江南的美,而是这种美给人带来的感伤。江南越美就越衬托出分别的痛苦,越衬托出一个人的孤独

江南,已不只是经由大自然雕琢的自然山水,更是属于华古老文化的人文山水,是一种情结,一个精神家园。让我们吟咏这些优美的诗歌,慢慢走进古典诗词中,去品味江南烟雨的迷蒙、江南山水的清秀、江南生活的惬意、江南女子的多情吧。

(部分词条资料来自网络)

上一篇:诚信的传说
下一篇:记忆中的年味
(作者:未知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闻听江南是酒乡]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