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谈谈杜甫的忠君思想

时间:2015年12月14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忠 君问题是中国封建社会里的一个特殊问题,但对绝大部分封建文人来说,又是一个普遍的问题。我们要研究古代作家的思想和政治态度,要研究和评价他们的文学作 品,常常会碰到这个十分复杂而又无法回避的问题。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形势,不同的个人,忠君的情况千差万别不可一概而论,这里仅就杜甫的忠君问题谈点肤浅 的看法。


杜 甫的忠君思想是十分突出的,这一点古今论者均无异议。但究竟如何认识和评价杜甫的忠君思想,历来有不同看法。忠君,这是儒家正统思想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基本内容既包括无条件忠于君主,也包括“匡君济世”。无条件忠于君主这是腐朽的、地地道道的封建性糟粕,而“匡君济世”,即帮助皇帝纠正错误、治理国 家,则无疑具有进步意义。那么,杜甫的忠君思想究竟有什么特点呢?


首先,杜甫的忠君与爱国是密不可分的。杜甫主要生活在中国封建社会的盛世——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公元713——755), 那时,皇帝对于国家的绝对统治地位是没有人怀疑的。皇帝就是国家的代表和象征,要爱国就要忠君,这是当时人们的一种普遍意识。杜甫出身于“奉儒守官”的官 僚地主家庭,从小受正统的儒家思想教育,所以,杜甫有浓厚的忠君思想不足为怪。杜甫的忠君是基于他对皇帝与国家关系之认识的。在他的心目中,要忠于国家, 就必须忠于皇帝。“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奉赠韦左丞丈廿二韵》), 这是杜甫政治理想的集中体现。尧舜是人们心目中的圣人,是君主们的楷模和典范。杜甫“致君尧舜”的目的,主要还在“再使风俗淳”,使国家安定,社会风气淳 厚。“致君”是为了“济世”,这在杜甫思想上是明确的。正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杜甫积极要求入仕以便获得效忠皇帝的机会,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所以,他在 长安蹉跎十秋,过着“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的屈辱生活而矢志不移。尽管,十年奋斗的结果只得到一个右卫率府胄曹参军的小官, 但他依然不变初衷。此时唐王朝已处于“安史之乱”的前夕,“疑是崆峒来,恐触天柱折”(《自京至奉先县咏怀五百字》), 杜甫对事变即将来临有着不祥的预感,对唐王朝大厦将倾深切忧虑;但同时他又一再表明了自己的心胸怀抱:他“窃比稷与契”,“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他 一不愿退隐江湖,“潇洒送日月”;二不愿学投机钻营的小人,“但自求其穴”;三不愿庸碌无为,老死于“尘埃”之间。他表示“生逢尧舜君,不忍便永诀。葵藿 倾太阳,物性固难夺。”很显然,杜甫的忠君,眷念皇帝,无疑是包含着忧国忧民,治国平天下的内容的。


“安史之乱”爆发后,两京相继失陷,玄宗仓皇幸蜀,杜甫在战乱中流离。但当他得知肃宗即位于灵武的消息后,只身投奔灵武;半路上被叛军捉回长安,他旧地重游,睹物伤怀,写下了许多伤时之作:“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春望》),于忧国念家的感情抒发中,表现了对唐王朝的无限深情;“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望城北”(《哀江头》),于揭露统治者荒淫招祸的同时,表现了对朝廷的深切怀念。也正是这种对唐王朝的深情,促使他做出了冒死逃往凤翔的重大决定。“庥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述怀》), 难为他对皇帝的一片诚心,而同时,此举也充分表现了杜甫对于国家命运和人民生活的关切。当肃宗授他左拾遗时,他是“涕泪受拾遗,流离主恩厚”,倍感皇帝厚 恩而感激涕零。他不是为自己升了官而高兴,主要是因皇帝给了他讽谏之职。他任左拾遗的确尽心尽职,即使是在他因房琯事件而被肃宗“放往鄜州”之时,这种感 情也表霹得很充分:“维时遭艰虞,朝野少暇日。顾惭恩私被,诏许还蓬荜。拜辞诣阙下,怵惕久未出。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君诚中兴主,经纬固密勿。东胡 反未已,臣甫愤所切。挥涕恋行在,道途犹恍惚”(《北征》)他对朝廷的深情依恋是与其忧国忧民的深情交织在一起的。至德二载(757), 唐王朝收复了两京,整个形势好转,杜甫写下了长诗《洗兵马》,表现了他对胜利的无限喜悦和对国家中兴的热切希望。“已喜皇威清海岱,常思仙仗过崆峒”。对 肃宗进行“忆苦思甜”教育,希望他能居安思危,不被胜利冲昏头脑;“鹤驾通宵凤辇备,鸡鸣问寝龙楼晓。”明白地劝谏肃宗要与玄宗缓和矛盾,搞好父子关系。 这也是杜甫的忠君之举,但其基本出发点是为了彻底平叛,发展大好形势,促成唐王朝的中兴。杜甫流寓四川后,忠君之情依旧不减。广德元年(765),吐蕃寇泾州,入长安,代宗出幸陕州,杜甫对此十分关切,在《早花》一诗中写道:“西京安稳未?不见一人来。”为得不到京城和皇帝的消息而焦虑不安。大历二年(765),他听说“河北将军尽入朝”,十分高兴,写下了《承闻河北诸道节度使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高唱道:“自是乾坤王室正,却教江汉客销魂。”


总 之,杜甫一生中有许多忠君之举,说过不少忠君的话,但大多是与忧念国事相联的。他对皇帝的感恩、眷恋、忧虑、讽劝,都与他深厚的爱国主义思想密不可分。尤 其是在“安史之乱”中,他的忠君、维君,客观上就有统一全国人民思想,团结全国人民共同平叛、维护国家统一的作用,这种“时危思报主”的思想就含有爱国主 义的因素。


其次,杜甫的忠君,包含着“匡君”的积极内容。儒 家讲臣对君应该进行讽谏,应纠正君主的失误。孟子把暴君殷纣王看作“独夫”,并且不认为武王伐纣是“弑君”,杜甫接受了儒家忠君思想中的这一面。在《行次 昭陵》一诗中,杜甫用“旧俗疲庸主,群雄问独夫”开头,把昏愦无能、奢靡淫乐的六朝皇帝称为“庸主”,把荒淫残暴的隋炀帝称为“独夫”,可见,他并不认为 所有的皇帝都是好的。事实上,在杜甫的一生中,他始终对皇帝采取谏诤的态度,包括对他比之为“太阳”的唐玄宗。唐玄宗把唐王朝推向了繁荣的顶峰,号称“五 十年太平天子”,杜甫对他向有好感,但杜甫对他也不乏劝谏、揭露和讽刺。长安十年,杜甫很不得意,而当时正值天宝年间,京城十分繁华,但杜甫以他诗人的政 治敏感,透过社会繁荣的表象,洞察到了社会所存在的危机。针对唐玄宗晚年不断对外用兵,杜甫在《前出塞》中指出:“君己富土境,开边一何多!”“杀人亦有 限,立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在《兵车行》中,他更直言不讳地写道:“边庭流血成海水,武 皇开边意未已”。大胆地批评唐玄宗的穷兵黩武;针对唐玄宗晚年的荒淫无度,除在《丽人行》中借讽刺杨氏兄妹的骄奢荒淫对唐玄宗暗示不满外,在《自京赴奉先 县咏怀五百字》中,他还直接揭露唐玄宗、杨贵妃及其幸臣们的骊山纵欲享乐的生活;针对唐肃宗借回纥兵平叛一事,杜甫在《北征》一诗中表示:“此辈少为 贵”;针对唐肃宗与唐玄宗之间的尖锐矛盾,在《洗兵马》一诗中,他以委婉的方式,劝肃宗搞好与玄宗的父子关系……可见,杜甫说他自己“虽乏谏诤姿”,只不 过是谦词,或者说是愤语,而实际上,他对皇帝是有见必谏的。这也是杜甫忠君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这种形式虽然明显地带着“爱之愈深、责之愈切”的色彩,但 他敢于“责”君,力图矫正皇帝的失误,这本身就具有积极的意义,是值得肯定的。


其三,杜甫的忠君是有一定条件的,并非一味愚忠。杜 甫对唐玄宗颇有好感,曾真心把他看作“尧舜君”,表示自己忠于玄宗就像“葵藿倾太阳”一样不可移易。而对于肃宗、代宗,其态度便大不相同了。当他冒死从长 安逃至凤翔,肃宗拜他为左拾遗时,他是感激皇帝厚恩的;但当他由左拾遗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时,他已清楚地意识到肃宗对他的不信任,于是毅然“弃官客秦州” 不但不再与肃宗合作,而且还口出怨言:“唐尧真自圣,野老复何知?”(《秦州杂诗》)这 种讽刺性的恭维,表现了杜甫对唐肃宗的不满和积怨。至于在《忆昔》一诗中写出“张后不乐上为忙”的句子,公然嘲笑肃宗怕老婆,这就更是“大不敬”的态度 了。后来,唐代宗曾打算召杜甫任京兆功曹,他也辞而不就。所以我们说,杜甫的忠君不是一成不变的愚忠,而是随着对象、形势、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而这种变 化也正是杜甫的过人之处。


从 上述三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出:杜甫不是一个整天喊着“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的封建奴才,也不是像宋儒们所说的“每饭不忘君”的迂腐夫子。他的忠君言行中有 不少忧国忧民的成分,具有进步的意义,这是必须予以肯定的。当然,这丝毫不意味着我们要全盘肯定,甚至鼓吹杜甫忠君思想。作为一个封建文人,杜甫的忠君思 想中也确有不少封建性的糟粕,同样值得我们高度注意。比如他对皇帝的感恩思想就并非无可非议。其实,玄宗也好,肃宗、代宗也罢,他们对于杜甫何恩之有?而 杜甫则动不动即称“君恩”如何。再如在《杜鹃》一诗中,他以禽鸟之事杜鹃喻人臣之事皇帝,“我见常再拜,重是古帝魂”,自己身处锦城(成都)看 不到皇帝,而以拜杜鹃鸟来表达对皇帝的忠心,并为自己“身病不能拜”而“泪下如迸泉”。又如《槐叶冷淘》一诗,自己对着用槐树叶作的冷淘,就想到“君王纳 凉晚,此味亦时须”,于是就想到应献冷淘给皇帝,以表达自己对皇帝的诚意,这些显然都表现了杜甫忠君思想中的庸俗面。另外,杜甫有时也有意替皇帝护短遮 丑,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他用“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的诗句,深刻地揭示了劳动人民养活剥削者这一真理,但同时 又说:“圣人筐篚恩,实欲邦国活”,替唐玄宗脸上贴金,为其拿劳动人民血汗滥封滥赏进行辩护;在《哀王孙》诗中,他说:“高帝子孙尽隆准,龙种自与常人 殊”对王室进行十分庸俗的恭维和美化。此外.杜甫还把个人理想的实现,社会积弊的清除,国家危机局面的扭转等希望都寄托于皇帝一人身上。所有这些,都反映 了杜甫忠君思想中的落后面,我们不必为尊者讳,因为这正是杜甫无法逃脱的时代局限和阶级局限。


杜 甫忠君思想中同时存在着积极与消极,进步与落后两个方面,“时危思报主”与“济时肯杀身”,“日夕思朝廷”与“穷年忧黎元”,在他身上是矛盾统一的,并且 都是真诚的突出的,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我们既不能把杜甫的忠君思想笼统地归为封建性糟粕一笔抹倒,也不能不加分析地对其忠君思想加以无原则的吹棒。忠君 与忧国忧民的错综交织,构成了杜甫忠君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我们必须严格区分,认真对待,公允评说。
 
上一篇:猴与猴文化杂谈
下一篇:你在海边
(作者:肖旭 编辑:网站编辑部)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谈谈杜甫的忠君思想]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