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扫一扫
文学频道

《毕业的那年夏天》

时间:2017年02月05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1——序幕

某大学男生宿舍中,往日零乱狼藉的宿舍,此刻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三个整齐码放在寝室一角的拉杆箱,当最后一抹夕阳的余光透过阳台洒落在寝室中时,空气中似乎都飘荡着离别的味道。

黄小牧身穿一件纯白衬衣,黑色西裤,一双崭新的黑色皮鞋拭擦得锃光瓦亮,此刻他正对着镜子摆弄着自己的领带。

“小牧,你好了没有啊?快点儿……”走廊上传来一个略带不耐烦的声音。

“好勒,就来!”黄小牧头也不回的答道。

终于,在几次尝试之后,他总算将领带摆弄规整,抬起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头清爽的短发,西装革履,继而嘴角微微上扬,习惯性的伸出左手食指在鼻尖上轻轻刮了刮。

转身的瞬间,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书柜隔板上的一个相框上,相册里面的人就是四年前的他,坐在沙滩前怀抱着吉他,一头飘逸的长发随风而散,一身运动装,以及那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青涩与稚嫩。值得一提的是,在他那张个人的单人照里面,竟然夹着一张一寸的红底证件照,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

只见他冲着相框里面的女孩温柔的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相框打开,拿出那张女孩的证件照,放在嘴角如同蜻蜓点水般轻轻吻了吻,然后轻轻将照片装进衬衣衣兜里面,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吉他头也不会的往外走去,空荡荡的走廊上只留下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和一个有些孤单的背影。

2——12小时以前——清晨6点——男寝521宿舍——内景

521寝室中还是一如既往的零乱与狼藉,六张单人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六个睡眼惺忪的大四学生,黄小牧的床位在靠近卫生间的位置,上铺。此刻,床上的他摆出一个大字型的睡姿,被子早已被踢到一边。

突然间,他猛的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坐在床上,双眼紧紧的盯着窗台外的操场上,感受着朝阳的温度,专注的欣赏正在操场上训练的校篮球队队员,聆听着那熟悉的口哨声,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更多的是一种羡慕。紧接着,他猛的一下从上铺跳了下来,光着膀子就走进卫生间里面。

来到卫生间里面,透过洗漱台上的镜子,他在镜中看见了一个长发零乱,下巴处胡茬横生,半眯着眼睛中自己,然后突然一下拧开水龙头,伸出双手感受着冰凉的温度,捧起一把水狠狠的抹在自己脸上,接连重复这个动作好几下,然后再度望向镜子中的自己,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透过余光,他看见了那陪伴自己度过四度春秋的洗脸盆,然后冲着镜子自信的笑了笑,习惯性的伸出左手食指刮了刮鼻尖,将盆放在水龙头之下,拧开水,继而想都没想,举起盆中的水冲着头顶一股脑门儿的倾泻而下。

“啊~~~~~~~~~~~~!”卫生间传来黄小牧略带发泄的嘶喊声,有些沙哑。

“FUCK YOU!叫春呐~~~~~”寝室中,余下几人异口同声的怒吼道。

“我们毕业啦,毕业啦!!!”卫生间中再度传来黄小牧沙哑的呐喊声,几许无奈,几分不甘。

余音回荡在空气中,久久未能消散。

3——10小时以前——早上8点——篮球场——外景

黄小牧、阿斌哥、华仔这三个曾经521的三巨头,叱咤校园四年的篮球骚年,穿着印有好熟的球衣,专业的篮球鞋站在朝阳下,望着曾经挥洒汗水享尽荣耀的球场,心中百感交集。

“师兄,你们都来了?”

球场中,一张青涩的面庞闯进几人的视野,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额头上还有豆大的汗珠滑落,宽松的球衣下,是一身充满爆发力的腱子肉,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青春的活力,此刻,正一脸兴奋的冲着几人讪笑搭话。

“来一场?”黄小牧淡淡的笑道。

“嗯嗯!”身穿球衣的学弟不住的点头,一脸兴奋,转身一路小跑,边跑边喊:“哎喂,都过来了,和师兄他们打一场!”

望着晨风中小师弟的背影,黄小牧、阿斌哥和华仔三人对视一下,会心一笑。

“521!”黄小牧自信满满的吼道。

“走起!”阿斌哥和华仔异口同声的吼道。

接下来的场上的三对三比赛,注定了是几人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比赛,而那曾经延续的辉煌与荣耀,都在这一刻被卸下;曾经那号称只能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战绩,这一刻也被球场上的新人刷新;曾经那份刻在脸上的骄纵不羁,这一刻也变成发自内心的欣赏。

有他们的比赛注定是一场视觉盛宴,一开始便吸引了操场上绝大部分人的围观。起初,三人的配合走位投篮命中一气呵成,双方比分紧咬。伴随着比赛时间的拉锯,三人在体力上的劣势渐渐显现,防守频繁漏空,接连被对方空插上篮。紧接着,黄小牧持球突破,迎面上来的小师弟贴身防守,两人在身体对抗的瞬间,黄小牧突然脚下乏力,一下子就被小师弟撞开,整个人仰面八叉的瘫倒在球场上。

“师兄,你没事吧?”小师弟慌忙的将球扔到一边,一脸焦急道。

“嚯,小牧,你也太菜了点吧!哈哈……”阿斌哥不急不慢的走到黄小牧身边,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

“就是,就是!”华仔也跟了上来,气喘吁吁的笑道。

“呵呵,没事!”黄小牧笑着从地上坐起来,冲着小师弟爽朗的笑道:“小章鱼,你们慢慢玩儿吧,我们打不动了啊!哈哈哈……”

“师兄,真没事?”小章鱼重复道。

“去你小子的,想当初你师兄我,好歹也是这球场上的风云人物,你当我豆腐捏的呀!”黄小牧没好气的吼道:“练球去,我看好你!”

小师弟没有继续废话,冲着他咧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跟着便招呼着球场上的人去另外一边练球去了,而球场边上围观的观众,也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去,诺大的操场上,就只剩下他们三人。

“哎,这人不服老不行啊!你看这才打多长时间,就累得跟死狗似的了,呵呵!”黄小牧自嘲的笑了笑。

“哈哈,是啊,这半年来天天喝酒抽烟来着,身子早不不如从前喽!估计几年后再回来,非得当场就让人打残在球场上!”阿斌哥也蹲坐下来,从包里拿出烟递过两人。

“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砂糖上呐!”华仔叼着烟,摇了摇脑袋无奈的笑苦道:“这眨眼间,咱们哥几个就从后浪升级到前浪了,呵呵……”

球场上,来回奔跑挥汗如雨的球员们像是不知疲惫似的来回奔跑着,过人、投篮、命中。球场的衣角,三个叼着烟毕业生瘫坐在地上,贪婪的留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谁曾记得,四年前,他们也是如此这般将那时候的师兄们打残在场边,只有叹息的命?

4——8个小时前——上午10点——理发店——内景

黄小牧独自一人走在校门外的街道上,看着身边人来人往的匆忙身影,突然间百感交集,未来某天,是否也将变得像他们一样,为了生活而无心停下脚步?走着,走着,他不自觉的来到了一家理发店。

“先生,洗头还是剪发?”理发师热情的问道。

“先洗,在剪。”黄小牧回道。

坐在椅子上,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湿漉漉的长发已经盖住了眼睛,跟着像是下定极大的决心,道:“剪短,平头。”

理发师没有废话,一把剪刀在手中挥舞得出神入化,而黄小牧则一直安静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睁睁的看着那从初中开始就不曾剪短过的头发一丝一缕从眼前滑落,眼神中掠过几许无奈,几丝倔强。

半个小时后,他以一个自己从未曾尝试过的崭新形象出现在大街上,透过街边店面的玻璃窗,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习惯性的伸出食指刮了刮鼻尖,自信满满的消失在匆忙的身影中。

5——7个小时前——上午11点——学校办公室——内景

有学校的地方就有篮球,有篮球的地方就有粉丝,当黄小牧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出现在校园中时,立刻便引得一番超高人气的回头率。作为曾经叱咤篮坛的风云人物,那个拥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的单眼皮男生,三分线外的疯狂飙分,已经定格在许多人那段关于校园篮球的记忆中。

黄小牧对每个投来诧异目光的校友,不论认识与否,都报以微笑点头示意。继而站在教学楼的楼梯口,抬头仰望着这栋承载了他四年青葱岁月的高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昂首挺胸大步流星的向里面走去。

“嘭、嘭、嘭。”

黄小牧整理好心情,礼貌的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

他们班上的辅导员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鬓角已经长出少许白发,鼻梁上挂着一幅金丝边眼镜,很慈祥的样子。

“靳老师。”黄小牧笑着问好道,随即便挺着脊梁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来了!”靳老师又写完一个鉴定后,缓缓的抬起头转身望向沙发上的黄小牧,紧跟着有些吃惊的表情,道:“呵,你小子这是怎么了?受刺激了?还是打算从头开始重新做人呐?”

“嘿嘿!”黄小牧讪讪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

“哎,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转眼间,你们都要毕业了,眨眼前我还能看见四年前你背着个双肩包报道时候的样子,呵呵!老喽,老喽,你们这一毕业,我可也要退休喽!”靳老师叹气道。

黄小牧没有说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靳老师身边,庄重的对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靳老师,谢谢您!”

起身,发自内心的说道,望着眼前已经两鬓斑白的辅导员,眼眶不自觉的就有泪花打转。

“哎,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去吧,在社会的大平台上更好的发挥你的才能去!”靳老师跟着起身,伸出那已布满褶皱的手,拍了拍黄小牧的肩膀,那么温暖,如此厚实。

“小牧,还记得进校第一天我对你们说的那句话吗?”靳老师问道。

黄小牧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报以歉意的微笑着摇了摇头。

“呵呵!”靳老师也笑了笑,跟着语重心长道:“四年前,我对你们说:今天,你们以学校为荣,未来,学校以你们为荣!”

刹那间,黄小牧如同醍醐灌顶般顿悟开来,冲着靳老师一字一句顿道:“我以学校为荣,学校以我为荣!”

6——6个小时以前——中午12点——学校食堂——内景

从办公室出来后,黄小牧的脑海里面一直回荡着那句“我以学校为荣,学校以我为荣”,当他走出教学楼的瞬间,再度抬头仰望着这栋高楼,最后一次深深呼吸,然后习惯性的伸出食指刮了刮鼻尖,向食堂走去。

当他以一个崭新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瞬间,立马引起一阵骚动。

“嚯,小牧,你这是要闹哪样?”阿斌哥不怀好意的笑道。

“啧啧啧,哥们儿,你这是才从里面出来吧?瞧着头发,嚯,还扎手来着呢!屌!绝对屌,这是真的屌!”华仔跟着凑上来,伸手碰了一下小牧的头发,跟着像是触电般又缩了回去。

黄小牧一副被打败的样子,很是无语的冲着两个死党比出两个中指,三人邀着就往那熟悉的小炒窗口走去,两人一路上都在那小牧的头发开玩笑。

“李叔,老规矩!”阿斌哥冲着窗口里面吼道。

“哎呦喂,你们小哥又来了?不怕我这是地沟油了?”窗口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一边炒菜,一边转过身,望着黄小牧的瞬间,含沙射影般笑道:“嚯,你个小兔崽子这新形象不错嘛,咋滴?刚出来?”

“咳咳,李叔,咱不待这么埋汰人的哈!这谁让你每次炒菜都给我们放那么多油啊,闹得跟不要钱似的!”黄小牧一脸无奈,顿了顿道:“我这都还没出去呢!”

“屁,你几个没良心的玩意儿,你李叔见你们运动量大,多给你们放点油补充能量,还成了错?居然还敢遥世界的传我家是地沟油,你说我这是造的哪门子的孽呀!今天的菜,全部给你们干煸!”李叔笑呵呵的一边炒菜,一边和他们搭话。

“李叔,别啊!”三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终于,小哥几个坐在食堂的角落上,面前摆着一盘西红柿炒蛋、一盘回锅肉、一盘苦瓜炒肉和一盆小瓜肉片汤,这是他们整个大学四年来,都不曾变过的菜单搭配。桌上的菜,每一个都分量十足,每一份都闪着油珠子。

几人盯着桌上的菜,谁也没有率先动筷子,许是刚才李叔上菜时的那句:“你们小哥几个,这毕业后,有事没事儿还是回学校来看看你李叔,尝尝这“地沟油”。”

“你们说,咱们一起吃过“地沟油”的哥几个当中,以后会不会出一个有大出息的?”小牧盯着桌上的菜,没来由的问道。

没人答话,几人都低着头默默的挑动这筷子,每一口都吃得那么慢,不知是在回味小牧说的话还是想要记住这整整吃了四年的“地沟油”的味道。

7——4个小时以前——中午两点——女生宿舍楼下的一树荫处——外景

女生宿舍楼下,有一处小花园,花园里面有几株枝叶繁茂的法国梧桐树,树荫下,黄小牧、阿斌哥和华仔并排而坐,每个口中都含着一根棒棒糖。

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丝袜,学校也不例外。每年夏天,穿梭在校园中那形形色色的丝袜便成了众多宅神永远也跨越不过的魔障,是否在某些不经意的瞬间,还会有人记得,曾经在校园一角,我们看过的黑丝******************?

此刻,宿舍楼下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黑丝袜高跟鞋的妖媚女子,迈着风骚缭绕的梦幻八字猫步,扭动着性感翘臀。

“嚯,你们看,真心的圆滚大嫩白翘滑,极品呐,极品呐!”阿斌哥眼神开始放光。

三人的目光同时定格在女人的身上,带着几分欣赏的味道。

“啧啧啧,现在的小师弟们真是享福呐,瞧着咱这些小学妹些,一个个不光质量上乘,这连穿衣打扮也紧跟时代潮流呐!”华仔无奈的叹息道:“哎,黑丝袜呐!我今生也无法跨越的魔障,想来未来的日子,决计是不在会有如此闲适的心情来看丝袜妹喽!”

“小斌斌,你皮子欠收拾了?居然又给老娘躲这儿勾搭妹子!”

突然,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孩从树荫背后蹦了出来,双手环住阿斌哥的脖子,跟着伸手就往耳朵上揪去。

“啊,媳妇儿你轻点,轻点啊!我哪儿敢来勾搭妹子呐,都是这俩牲口说要来这儿,最后在看一次黑丝袜,这才死乞白赖的把我架着过来的,我是冤枉的啊!”阿斌哥求饶道。

“切!”黄小牧和华仔不约而同的冲着阿斌哥竖起中指,一脸鄙夷。

这个时候,华仔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跟着见他冲着众人做出一个嘘的姿势,接听电话道:“喂,媳妇儿啊,我啊,我在图书馆呢,那啥,这不是要走了嘛……”

同一时间,包括阿斌哥女朋友在内的三人,听到华仔的话后,都鄙夷的冲他竖起中指。

一时间,阿斌哥和女朋友腻歪到了一起,华仔偷摸着煲电话粥去了,只剩下黄小牧一人,独自欣赏女生宿舍楼下的人来人往,脑海中突然就浮现起了那一束清新的马尾辫:

四年前拥挤的报道人潮中,他一眼就看见了她,那一缕清风拂过她的面庞,撩开了她的马尾辫,也撩动了他那颗年少悸动的心扉。

那一眼,那双眸对视的瞬间,秋波倒转;那一望,就是四年,从18岁到22岁的黄金四年;那仅仅是一个开始,或许那一望,将会是彼此的一生。

8——2个小时前——下午4点——521寝室中——内景

521寝室,一如既往的零乱狼藉,各种泡面盒,袜子,鞋子横满了整个空间。黄小牧三人正襟危坐在电脑面前,神色凝重的操控着鼠标键盘,屏幕上是CS对战。

“欧也!”突然,三人异常兴奋的从椅子上腾了起来,跟着三双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

“521!”黄小牧霸气十足道。

“走起!”余下两人嘶喊着。

三人用着特殊的方式,最后一次祭奠曾经叱咤篮坛和风靡CS的521战队。

“哎,我花了500大洋买的键盘和耳机呐,真心的舍不得!”阿斌哥从电脑上卸下键盘和耳机抱在怀里,满心不舍。

“我的签名球衣,我的签名战鞋呐!哎……曾经的荣耀,都让他随风而去吧!”华仔也从自己的箱底拿出他曾经视若珍宝的球衣和球鞋,捧着放在坐在上,眼神有些复杂。

“我把小章鱼叫过来!”听到死党的话,黄小牧顿了顿,停下正在收拾的动作,拿出电话。

很快,寝室的门被推开,早上那个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一脸兴奋的站在寝室中,望着那专业的CS键盘和限量版签名球衣战靴,眼神都有些放光。

“小章鱼,拿着吧,记得善待我的孩子!”阿斌哥不舍的将键盘和耳机递给小章鱼,道:“以后给我长点本事,用着我的装备可别在CS上别丢了我们的脸!”

“诺,还有这个,下次球场上,风骚一点,飘逸一点!”华仔也很是不舍的将球衣球鞋交到小章鱼的手中。

“还有这个,签名版的诛仙全集!”黄小牧拿着一套崭新的图书,放到小章鱼的怀里,眼神中闪过一丝留恋。

“师兄,这,这不太好吧?”小章鱼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自己怀里的一大包东西,又看了看几人。

“麻利儿点滚吧,当心我改变主意了啊!”阿斌哥没好气的冲着小章鱼吼道。

“去吧,好好珍惜它们,有可能话,你走的时候,把它们留给后来的师弟们!”黄小牧笑道。

小章鱼没有说话,冲着几人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几人都开始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阿斌哥和华仔时不时的还感叹一两句,小章鱼后面又来了一趟,顺带着给几人买了几瓶红牛和推来一个大号的塑料垃圾桶。

黄小牧在整理自己行李的过程中,在压箱底的地方突然看见了叠放规整的崭新西装、衬衫和皮鞋时,没来由的嘴角微微上扬,继而习惯性的伸手刮了刮鼻尖,将西装皮鞋拿出来放在另外一边。

9——下午6点——521寝室中——内景(接1——序幕)

黄小牧身穿一件纯白衬衣,黑色西裤,一双崭新的黑色皮鞋拭擦得锃光瓦亮,此刻他正对着镜子摆弄着自己的领带。

“小牧,你好了没有啊?快点儿……”走廊上传来一个略带不耐烦的声音。

“好勒,就来!”黄小牧头也不回的答道。

终于,在几次尝试之后,他总算将领带摆弄规整,抬起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头清爽的短发,西装革履,继而嘴角微微上扬,习惯性的伸出左手食指在鼻尖上轻轻刮了刮。

转身的瞬间,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书柜隔板上的一个相框上,相册里面的人就是四年前的他,坐在沙滩前怀抱着吉他,一头飘逸的长发随风而散,一身运动装,以及那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青涩与稚嫩。值得一提的是,在他那张个人的单人照里面,竟然夹着一张一寸的红底证件照,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

只见他冲着相框里面的女孩温柔的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相框打开,拿出那张女孩的证件照,放在嘴角如同蜻蜓点水般轻轻吻了吻,然后轻轻将照片装进衬衣衣兜里面,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吉他头也不会的往外走去,空荡荡的走廊上只留下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和一个有些孤单的背影。

10——晚上7点——阶梯教室中——内景

当黄小牧背着吉他来到阶梯教室的时候,往日里偌大冷清的教室里面,此时已经变得人头攒动热闹异常,音乐声、喧嚣声充斥着整个空间。音响中持续传来《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栀子花开》《青春纪念册》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校园歌曲,连空气中夜漂浮着淡淡的离愁。

“哎哟喂,梦姑,以前没怎么发现,原来你那么“有料”哦!哈哈……”阿斌哥坐在桌子上,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打量着身边一个穿黑色抹胸的女生,略微调戏的打趣道。

“切,以前是老娘不愿意,不就是乳沟嘛,挤挤吓死你!”女孩说着,双手大尺度的挤了挤胸部,眉飞色舞道。

“喔,喔!爆了,爆了,要爆出来了啊!哈哈哈……”一旁的华仔瞅着女孩的动作,夸张的叫了出来。

“闷骚货,老娘掐死你。”说着,女孩就冲着华仔追了过去。

“来呀,来呀!求追,求掐,求捆绑,求滴蜡,哈哈哈!”华仔一边躲闪,一边打嘴炮。

“闷骚货,有种你站住,老娘不弹你小鸡鸡100下,我特么就跟你姓。”女孩气喘吁吁的吼道,原本打算做一个捋袖管的动作,结果才发现自己穿的抹胸,根本就没有袖子。

“哈哈哈!”

周围的一大帮子人都被两人的对话给逗乐了,捂着嘴弯折腰笑个不停,所有人都在这大学最后的时光中,尽情的宣泄着自己的情感。还在门口的黄小牧就已经被里面的对话给逗乐了,微笑着往教室里面走。

“哎呦喂,小牧,你这个形象够可以呀!哈哈哈……”前排一个女同学瞅着黄小牧的形象,瞬间被逗乐了,跟着转身道:“哎,小兔,你快看呐,哈哈哈,笑死我了!”

说话间,当那张他睡梦中轻抚过千万遍的熟悉面庞转过来的瞬间,他一下就怔住了。那潜藏在记忆中从未曾被亵渎过的马尾辫;那清纯如同邻家小妹的马尾辫;那存在我整整四年青涩岁月中的马尾辫;

如今,昔日的马尾辫已经变成了拥有高昂中分女王头式;昔日那灵动的身影,如今已变得高贵,傲娇;昔日那会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肆无忌惮在风中狂笑的马尾辫,如今已变得温婉,大方;

时间,经历当真能改变一个人容颜?那心呢?会变吗?

“靳老师来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就近坐到位子上。黄小牧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冲着一身女王打扮的陈小兔笑了笑,伸出食指习惯性的刮了刮鼻尖,转身和阿斌哥坐在一起。

陈小兔同时也愣住了,显然是以如此正式的崭新形象出现在她面前的黄小牧,决计是连她自己也没能想到过的。特别是当他那习惯性刮鼻尖的时候,陈小兔的心像是被什么拉扯了一下,猛然就回到四年前:

拥挤的人潮散去的间隙中,那个一头飘逸长发的男子,裂开嘴角冲着她笑了笑,依然会伸手刮鼻尖,那笑,很干净很透明,不带一点杂质,仿佛有一种穿透人心的魔力。

“同学们,四年前我站在这个讲台上,欢迎你们来到这个学校,开启一段全新的旅程;四年后,还是我站在这儿,宣布你们四年的大学生涯圆满结束,你们即将踏上职场的征程。我送给你们的毕业致辞与四年前的欢迎致辞是一样的:今天,你们以学校为荣;未来,学校以你们为荣!”靳老师站在讲台上,那有些佝偻的身影,在这一刻却是如此的高大伟岸。

“我以学校为荣,学校以我为荣!”

讲台下,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吼道,紧接着所有人全部站了起来,冲着讲台上已年过半百的靳老师深深鞠了一躬,继续异口同声道:

“靳老师,我们感谢您,非常非常的感谢您,请您接受我们离别前最后的问候!”

讲台上的靳老师,显然也被同学们的举动给感动了,金丝边的眼镜框下,明显有泪花儿在闪动。

接下来的时间,是全班的告别仪式,在班长的安排下,同学们有序的走向讲台,最后一次郑重的向自己的老师,自己同窗四年的好友致以最后的问候与祝福。

黄小牧安静的坐在角落上,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走向讲台,望着他们动情十分流淌下那幸福的眼泪,也跟着情不自禁的伤感起来。

曾经,他以为自己能洒落,但当离别真正到来的时候,连平日里最没心没肺没集体感的人都忍不住悲春伤秋起来,更何况是他?更何况还有一个让他魂牵梦绕,或许今生都不能忘怀的马尾。

终于,轮到他上台了,只见他在座位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众人翘首以盼的注目下,背着吉他,一步一步走向讲台。

这一次,或许是他今生最后一次走向讲台,所以每一步都走得那么沉稳,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坚定。

当他面对着讲台下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时,目光不自觉的便锁定在那充斥满他整个四年大学回忆的那个曾经马尾辫、如今的傲女王身上,习惯性的伸出食指刮了刮鼻尖,笑道:

“四年前,有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来到了这所学校。他不高不富不帅不酷,骨子里刻着些许与生俱来的傲气;幻想派的他一直以来都渴望并热切盼望在他那并不波澜壮阔的生命中上演出一份童话般的爱情故事,最好还是王子公主一见倾心继而倾情最后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唯美结局;却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先天因素——现实生活中的他,连王子身边的骑士都算不上,顶多就一马夫。

十八岁以前的他,虽然还只是一只蹲在某个小县城的角落中仰望天空的癞蛤蟆,却偏执的认为,固执的坚持着像他这种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素质的新时代“四有”蛤蟆,小县城的广大母蛤蟆是看不上眼的,必须得吃天鹅肉!

2009年9月,踏上这座城市的瞬间,他曾天真的以为自己这只癞蛤蟆跳出了那片十八年如一日的小池塘就能拥抱整片天空,就能离那只睡梦中惊为神物的天鹅近了那么些许。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或许是月老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了姻缘线,或许是……总之,当他鬼使神差的站在人头攒动的报道现场的时候,虽然谈不上晃瞎了他的韩国眼,却也着实的灼伤了他的双眸。有种似曾相识的冲动,更似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相忘于江湖三百余年的盖世情功“一见钟情”?他不敢确定,至少在当时他还没有把这应该叫兔儿而非天鹅的女孩当做是这十八年如一日的等待。

白T恤,牛仔裤,黑色休闲鞋(特步),那三千乌黑青丝很随意的束成马尾辫子,明净透彻的眼眸,灵动如脱兔的妙曼身姿……

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那一幕,那一抹清新的眸光,他想,早已铭记这一生。”

说道这个的时候,台下已经开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关于黄小牧和陈小兔之间的感情,不敢说是闹得满城皆知的地步,但至少在他们班级这一亩三分的小地方上,人皆尽知。在这临别前夕,所有人都明白了他那番话的意思。

紧跟着,讲台上的黄小牧依然保持这那招牌似的笑容,习惯性伸手刮刮鼻尖,冲着众人摆了摆手,台下立马安静下来。而角落上那个曾经清纯如同邻家小妹的马尾辫,此刻已经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表情有些复杂。

“抱定了癞蛤蟆必须吃天鹅肉的雄心壮志后,他开始有所企图的付诸行动!”说着,他从衬衣的衣兜里面掏出那张陪伴他渡过四个春夏的一寸证件照,先是冲着靳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靳老师,先要给您说句对不起,当年,不是陈小兔没有交照片,而是她交的照片被我私自扣了下来!”

此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当年的照片事件可是在班上闹得沸沸扬扬的。

“你个臭小子,真有你的!”靳老师也被逗乐了。

“小兔儿,请允许我再一次这么叫你,请原谅我私自扣下了你这张照片。你是否还记得,四年前我们曾约定,我等你八年,八年抗战小鬼子都能赶回东洋老家去,我还不能俘获你的芳心么?你总不至于比小鬼子还要难对付吧?”黄小牧深情的望着陈小兔说道。

“她是花姑娘滴大大滴!”华仔在另外一边的角落上,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声响起。

角落上的陈小兔显然也被华仔的话给逗乐了,捂着嘴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八年的约定,如今已经过了一半,我还在,并会一直坚守下去。”黄小牧顿了顿,继续道:“我知道,你已经办好护照,领完毕业证马上就要去国外留学,任何承诺在此刻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但我想告诉你,哪怕是远隔重洋万里,只要你的一句:我累了,想有个依靠有个家,我便会放下所有的一切去找你,我这并不宽阔,却很温暖厚实的胸膛,永远会是你的依靠。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这个时候,台下的同学们已经开始吼起来,且声音是一浪赛过一浪。而角落上的陈小兔,明净的眼眸中,已经有泪珠儿滑落,顺着眼角,一滴一滴。

“嘘!”

讲台上的黄小牧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向众人做出一个安静的姿势,跟着继续道:“最后,再一次请你原谅我不能将这张证件照归还给你,我已经习惯了有它陪伴的日子,不管你愿或不愿,你永远都将活在我的记忆中,生命不息,念你不止!下面,请允许我为你唱一首歌,一首只属于我们的歌。”

回到最初原点

你的出现

改变我预留的弧线

单调灰色空间

多了一份对爱情的纪念

走过秋天

那份爱疯狂的蔓延

寒冬飘雪时节

你一点点远离我的身边

多希望这一切不曾出现

你我还能回到最初原点

还记得你对我说过

一起加油努力为了理想的明天

多希望这一切不曾出现

一起坐在电脑前

只因有你陪伴在身边

相信雨后天空会有彩虹浮现

伴随着《同桌的你》旋律的响起整个教室里面的人三三两两的紧紧相拥在一起,去珍惜那学生时代最纯洁的感情。

11——终章

以三到五分钟采访校园大四学生,问询其在大学期间最遗憾的事情;或是采访学校的老师,问其对大四毕业生的毕业寄语。

最后,谨以此片献给那些已经毕业,或正在毕业,或即将毕业的学生们!

 

上一篇:中国话剧原创力为何缺失
下一篇:微电影剧本《解救女孩樱子》
(作者:佚名 编辑:zhangwuping)
相关内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校园微电影!情感微电影剧本《毕业的那年夏天》]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